华青鹰

克勤克俭,戒骄戒躁

在这儿也问一下,过年时有人要和我互赠礼物吗?


灵感来自于之前和朋友互换旧书做礼物,所以这次我送出的都是自己看过的书,可能有使用痕迹。也请大家不要回赠过于珍贵的礼物!

lofter也开始限流和掉关注了??

《天选之子》06

  第六章 陆司令


  乔峤向韦呈夏问了个好。这个韦呈夏真不是盖的,三句两句就把班里的秩序稳定了下来——好在班级里九成都是女生。韦呈夏拉着乔峤向大家作自我介绍,甚至主动给乔峤安排了个位置,把她放在了最后一排,一个戴大圆眼镜闷闷的女生旁边。


  过了一会儿,Miss朱抱着乔峤的课本回到了班级。看得出她对韦呈夏的安排还挺满意。乔峤拿到了新书,简直是爱不释手,好一会儿才从激动情绪当中平复下来,注意起身边这个呆呆的女生。


“你好?”


  女生转过头来,从大大的镜片上方看了她一眼。


“你好...

《天选之子》05

第五章  仙源一中


  我要死了,乔峤的意识一阵清楚,一阵模糊。我要死在大年初一的晚上了,也不知道以后家里过年时能不能顺带祭奠一下我。

  她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很沉重,也很冷。她被人背在背上,头沉沉地靠着另一个人的肩膀,脑袋上蒙着罗浮图白色的围巾,鼻腔里都是血腥味,还另有一股毛绒线的味道。背着她的人步子很稳,但不是罗老师,罗老师在她身边,快步走着。

“罗老师,”她呢喃着说,“我难受。”

“我知道,小乔,”罗老师的脸在她的视野里一会儿模糊,一会儿清楚,“马上我们就到了。”

“到哪儿了?”乔峤继续问,“天堂吗?”

“不许瞎说,”罗浮图转过身,好像是在问背着她的那个...

《天选之子》04

*本文一半是真的一半是编的!

*点击量都破十万了小红心小蓝手却很少……请大家看看文末啊!那里的小红心按钮等着大家去点!

*评论也可以!我最喜欢看评论了!

——————————————————


第四章  逃


  第二天早上乔峤是被疼醒的。右脚的跟腱一个劲儿地跳,好像是有人用针在拨。乔峤清醒的一刹那就回忆起来昨天夜里发生的一切——罗浮图正好从外面走进来。


“罗老师?”她问,“昨天我……”


  罗浮图在另一边把被子叠好,“新年好小乔,昨天怎么啦?”


  乔峤脑子里一团乱麻,赶忙去看自己的两只脚底板。都是干净的,真...

过去的一年竟然上了两次杂志,一个是《马术》一个是《文物鉴定与鉴赏》算不算文体两开花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高亮】露中小说本《A-1》更改贩售地址

全篇最近有不少同好找我询问,说原来的店家存在发货迟缓和客服回复慢等问题

考虑到本来就在和这家店扯皮,所以索性换了一家代理


新卖家的地址——也就是说大家以后购买《A-1》可以从这里买啦!(当然是代理改变,发货地不变,仍然是印刷厂)


*但发货迟缓这个问题目前真的无解……我能做到的是小团发货,几个人一起买,一起发。(最近风声确实比较紧,因为查环保和涉及到个人本不准上架,卖家只能把本子藏来藏去)


*本子没剩多少了,具体数量印刷厂还在统计。



(这张图是一宣的图,本子基本信息没变)


最后再重复一遍:


扯皮了一个来月终于有结果了,真爽啊


本子...

《天选之子》03

      第三章  罗浮图


  除夕那天上午,北京火车站,前广场。


  冬天的北京笼罩在一片蒙蒙的雾霾之中,即使这样,却仍有无数人选择出门或是归乡。乔峤也不例外,她和乔峰一前一后钻出地铁站,随着人流,兄妹俩慢慢走到入站口的队伍前。


  乔峤挥挥手,乔峰却一动不动。


“你真要听那个上师的话?”乔峰问她。


“不然呢?”乔峤把她哥手里的双肩包接来,背在背上,“我没地儿可去了,哥。”


  乔峰想了想,没说出什么反驳...

我写过许多文章,并且今后也会继续写作下去


我写同人,也写原创


希望大家关注我,不仅是因为喜欢我的同人作品。


我的原创在——合集 那一栏里。名字叫《天选之子》


从人类学角度看,它还是个婴儿。


即便如此,作为作者也仍然希望大家能够关注它(给它小红心小蓝手的鼓励)


或是评论,指正它的不足之处


我这个当妈的谢谢大家了。


😢

露中圈要回暖辽!


ps:内部消息,当年《老哨卡》搞过一次DVD 抽奖,最近可能又要有活动,详情关注杜粮导演微博!

《天选之子》02

第二章   上师


  凌晨一点半钟,乔峤和乔峰蹲在营口市火车站广场门口,依偎着行李缩成两团。


“怎么着,出来之前上师没告诉你,回北京的票不好买吗?”乔峤把脑袋尽可能缩进羽绒服的领口里,呛她哥。


“一开始我压根没信他的话,”乔峰摘下口罩翻了个面,“谁知道他说得这么准呢?”


  乔峤压根没在听他说,她盯着不远处的自动售票机。售票机旁边走过来一个鼠头鼠脑的中年人,她拽一拽乔峰,揣着手往那边走。


“干什么!”乔峰问她。


“那是个黄牛,”要不是脚步有点拖拉,乔峤能拉着她哥跑起来,“就是票...

《天选之子》楔子

又开新文了。总是被屏蔽,我看看敏感词……

————————————


  楔子


  伪丨满丨洲国辽宁省营口县 1934年7月


  酷暑难当。


  少女不过十六七岁,穿着时兴的洋布短袖褂子,及脚踝的黑裤,斜跨一只厚帆布的书包,骑着一只灰驴,远远地,从一片浓翠的稻子地深处嘎达嘎达走来。


  已经过了晌午,太阳白花花的光晒得土地干热,知了一阵一阵叫个没完。远望田间地头,她清楚地看见一片连绵的、苇席子搭成的矮棚,周围还堆着不少水桶。不少人围在一边,大热的天,这些人却戳在日头底下,动也不动地向着棚子里面探看。...


《天选之子》01

第一章   乔峤


  乔峤换比赛服的时候确实看了一眼日历。那天可不是什么黄道吉日,那天诸事不宜。


  不仅如此,上场之前乔峤也感觉有点走神,不是紧张,而是感觉好像有什么事情要比比赛还重要得多。但是非要说的话她还是感觉有点儿害怕,她从门外进来,手忙脚乱地接过教练抛给她的剑——鸡翅木的剑柄,太极剑缓缓出鞘,在白炽灯底下闪出一层炫目的银光。


“我感觉不太好,”她收剑入鞘,歪头看了一眼立在旁边的镜子,镜子里的自己脸色和表演用的太极服一样惨白,“我刚才去洗手间的时候,我看见走廊里……”


  不过教练可没再给她时间,前头报幕...

我的原创小说《天选之子》开始更新啦!



玄幻 校园  青春



文案:


乔峤,十六岁的前太极剑运动员。在高二下半学期忽然发现


这辈子和自己之前想象得


不!太!一!样!



“我说,”上师已盲的双眼对准她的方向,“你,就是天选之子。”


乔峤:“停一下!我想先停一下!”



*一本荣获“改了三年半大纲今年才写第一章”最佳拖稿奖作品


*一本作者承认“如果我的高中时代能有这么酷就好了”的全年龄向小说


*一本“看了就会高高兴兴充满动力”的成长励志手册(?)...



华青鹰的2018年度总结


*四月,浙江省天台县慈恩寺龙潭临水


首先,对2017年尾巴的自己隔空喊话:

对不起,没有能写出来你希望的什么20万字原创,病也没好,也没瘦,也没少吃火锅,也没能做成项目,真的对不起,攒不下来钱了,真的攒不下来钱了,请你原谅我。

驾照考下来了,如你所愿,你也当成了在职编剧了。但编剧不是你想象得这么容易,往后一年会很辛苦!我不知道能不能撑住……

早睡早起你做到了!因为穷所以节俭也是真的做到了!只是体型走样,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健身教练说他也没办法所以请你体谅。


真的对不起,我很害怕,我不想做大人了。


本来想着今年没有做什么,不准备写的,但这明显有违于我的习惯。...

大家好!祝大家圣诞快乐!

今天和同事们再次讨论《巴斯特·斯克鲁格斯的歌谣》

我最喜欢的果然还是《受惊女子》——死亡并不悲哀,悲哀的是我们由死亡所联想到的那些东西。

这个故事让我真正意识到了电影被称为第八大艺术的原因。它太牛逼了,牛逼之处就在于它居然能够做到移焦——什么样的天才的作者和表现者才能勇敢地把受人喜爱的角色的死亡表现成一种这样罕见的复杂的情绪讯息(而不是常见的、单纯的悲伤)?什么样的表现手法才能真正让观众在接受“展示”的同时深深参与进与剧中角色的情感交换当中来呢?

诚然,善良的人的死亡与伤感不得不令人惋惜,但真正打动我的还是最后几秒钟的升华。图像与声音(甚至结合了文字与图画)最终让人的情感的...

关于《巴斯特·斯克鲁格斯的歌谣》

今天公司组织看电影,几个人在放映室看了这片子:

豆瓣链接


简单来说电影讲述了六个小故事,这张海报来自于倒数第五个——《受惊女子》,也是我最喜欢的一个故事。(赶快去看,我相信你们也会爱上这个故事。)

想说点什么,打了又删掉。不想讨论美梦和死亡哪一个来得更急迫,还是让寓言回归生活本身吧!

*我怎么会把佐伊卡赞认成泰莎法米加(《修女》主演)……

**我不认同它是“黑色寓言”,寓言没有颜色,就像影片里那群突如其来的印第安猎手一样,他们的伪装看起来就像是草像是大地——像是生活本身。直到他们傻乎乎的跑近并带走你这儿的某些东西,为止。


最近最喜欢的海报



《王牌特工2黄金圈》



来自马克吐温:


“那些说我已经死了的报道都有点太夸张了”



不要怪我....我工作了真是太累了....心累...写着别的稿子就写不下去也没工夫想自己的东西.....


18年就要过去了,今年真的累,自知没什么产出也没什么成就,先跟自己说一声对不住辽

我司引进的俄罗斯电影《最萌警探》给大家推荐一下


12月14号上映!!

预告片链接

《最萌警探》,一部战斗民族风格喜剧,讲暴躁婴儿和蠢蛋警察父亲的故事,真的非常搞笑,并且男主角挺帅!

《莫斯科陷落》团队制作,特效没话说。


还记得去年(2017)年我在国博见到的那件漂亮的金饰片吗?


我写了一篇关于它们的论文,发表在《文物鉴定与鉴赏》杂志上。


我也想不到第一篇发在期刊上的论文竟然无关主业.....


  本过气写手近日忙于俗务


忽略了我滴朋友们


为表歉意


请大家给我打钱。



哈哈哈哈哈哈开玩笑开玩笑,我新买了邮票,可以给大家寄明信片!


请不要忘记我(抹泪

《毛泽东诗词全集》注释选摘

*东方出版社2016年版 


(马致远《双调·夜行船·秋思》青山正补墙头缺)

(欧阳修《诉衷情》拟歌先敛,欲笑还嚬。)

(李贺《雁门太守行》风卷红旗临易水,霜重鼓寒声不起。)


“我自精禽填恨海”


(自信人生二百年,会当击水三千里。)


(储光羲《钓鱼湾》潭清疑水浅,荷动知鱼散。)

(《诗经·大雅·早麓》鸢飞戾天,鱼跃于渊。)

(《庄子·田子方》夫至人者,上窥青天,下潜黄泉,挥斥八极,神气不变。)

(鲍照《上浔阳还都道中》鳞鳞夕云起,猎猎晚风遒。)...

《李白诗选摘》下

《望天门山》(全)

天门中断楚江开,碧水东流至北回。两岸青山相对出,孤帆一片日边来。


《夜下征虏亭》(全)

船下广陵去,月明征虏亭。山花如绣颊,江火似流萤。


《下途归石门旧居》

吴山高,越水清,握手无言伤别情。

……

石门流水遍桃花,我亦曾到秦人家。


(《灵台治中录》:施存,鲁人,学大丹之道三百年,十练不成,唯得变化之术。后遇张申为云台治官。长悬一壶,如五升器大,变化如天地,中有日月如世间,夜宿期间,字号胡天,人谓之壶公。)


《客中作》

兰陵美酒郁金香,玉碗盛来琥珀光。但使主人能醉客,不知何处是他乡。...


《A-1》的余本

双十一了,捞一把。实在没什么促销活动(。

在这里!

最近几天购买《A-1》,凭淘宝id,核对无误后获得作者手写(字很烂哦)明信片一张。


机会有限(。)先到先得!



*全文电子版在《A-1》合集内,无需私信询问。

分享一张伊万哈哈哈哈哈哈哈







*给大家一个情景:这是伊万拿着礼物在等王耀下班。
(王耀的模样请参考老玉半小时前发的图。不知道这算不算是一朵鲜花插在了西伯利亚大荒原哈哈哈哈哈哈哈)

原图来自《孔雀》顾长卫 (2005)

时间又来到三年前的二零一五年。


我写的古风歌词。


嘿嘿。


(我还会唱呢)


当年的我真是一个时尚弄潮儿哈哈哈哈哈哈哈

© 华青鹰 | Powered by LOFTER